恒思盛大仪器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恒思盛大仪器
热门搜索:

剧情反转抵制专车的的哥成了专车司机

发布时间:2020-03-20 10:03:17阅读:来源:恒思盛大仪器

小新(化名)前两天问我,打出租车这类奢侈的行动现在还有多少人能承受。说实话,这句话让人有些欷歔,我很难回答。但笔者最近可没少奢侈,这可不是为了怀念乘坐出租车的独特感受或气味,而仅仅是为了好报销。在过去一个月当中,包括浙江、南京、成都、沈阳、天津等城市在内,均产生了不同范围的出租车停运罢工的情况。乃至有地方媒体报道称,期间参与罢工的司机即使萌发接单的想法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出租司机减负可期

林师傅:我每天份儿钱在300多块。

在专车诞生之初出租司机就频频反应“份儿钱”太高的情况。如今,随着专车市场趋于成熟,这部份费用已让他们不堪重负,有司机称“每天1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而出租司机林师傅对笔者说他逐日份儿钱更有300多元。也就是每个月高达9000元。

要知道,光是这部份“份儿钱”就已远远超过优步(Uber)新实行的保底嘉奖机制了(即一周完成70单以上,且满足嘉奖条件,可保障司机7000元的总收入)。而依照林师傅的工作量来看,他每天就有最少20单,相比于专车的福利,这明显是没法让人接受的。

有司机宣称“再不改革就去开黑车”以示无奈。更有“天哥敲诈案”这类让人心寒的事件产生,种种迹象表明,专车的到来让一些出租师傅感到了深深的歹意,而出租车牌照费也因此开始贬值。

针对这1情况,就连美国旧金山(Uber老家)都宣布不再向出租司机收取2015年牌照续期费,而义乌也宣布逐渐下降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份儿钱的一部分)。

交通运输局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经营者要将下降的费用落实到出租汽车驾驶员,切实减轻驾驶员的负担。”这么来看,试水义乌的确给了这些司机一丝希望,最少未来可期。但新的质疑也随之而来。

降“份儿钱”能救火吗?

林师傅:“生意没了,取消份儿钱也于事无补。”

5月初,义乌市率先出台了《出租汽车改革运行方案》,从方案介绍来看,一方面下降了出租司机的“份儿钱”,一方面也终究允许出租车辆进行增容。看上去很美好,但仍有一些质疑来自于这项改革极可能会下降出租行业的整体营收。

对此,“的哥”们均发表了类似的看法,朱师傅无奈的对笔者说:“如果取消,是否是需要我自己去买车?”而孙师傅也认为“羊毛出在羊身上”才符合常理,“如果取消份儿钱会不会让出租司机缴纳更多税钱?”等等。

而一语中的的可能还是这位林师傅,他对笔者表示,“现在生意没了,取消份儿钱也于事无补。”他认为,出租车的绝境并不是完全由专车造成,也要怪出租车自己种下的恶因。

出租车在乘坐感受、服务意识普遍不及专车的情况下,拒载、不打表、绕路、乱开价、拼客等让人反感的行动直至本日还在不断产生,这的确已给用户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所以对出租行业来讲,如今已是内忧外患。

等改革还是先倒戈?

朱师傅:一会儿我就要去XX专车公司面试。

笔者本与朱师傅闲谈打发时间,却没想到得到这样一个消息。笔者发现朱师傅在途中疑似接到了一通面试电话,经盘问,的确如此,朱师傅坦言,“出租车已没法做了,打算去专车试试看。”

朱师傅此次是通过朋友介绍,听闻某专车公司有空闲车辆,因而果断联系到这家公司,由于他要去的这家公司并不是我们常见的主流专车平台,因而盘问缘由,朱师傅只是说“很多朋友都去做了,觉得不错我才去的。”他还说,“现在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转投专车了。”

看上去“倒戈”的很突然,实则笔者发现很多出租车早已在自己的车中添置了手机充电器,纸巾等“专车配置”,主动打开后备箱的机率也有了显著提高。

另外,“的哥”转行做专车的成功率也要高于其他职业。他们的优势很明显,除驾龄较长,对线路更熟习以外,还普遍有着较高的驾驶技术。朱师傅指着自己的车说,“我连这东西都开的了,还有甚么车不能开?”

朱师傅还对专车行情颇有了解,他认为,“专车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末好做,出租车有份儿钱,专车也要扣掉一些钱,但最最少开专车还是要比出租舒服多了。”

即便久而久之,出租行业可能会更加衰败,但比起罢工、打人、敲诈,朱师傅这样积极接受新事物的心态就显得十分难得了。

相信义乌的改革方案能够引发“的哥”们的注意,也能够实现一定的止损作用,而在司机频频罢工,倒戈的表象背后,坚守在“的哥”岗位的师傅们还在盼望着出租行业能够恢复生机,迎来与专车划清责任边界,互不干涉的一天。

济南液压万能试验机厂商供应价格

济南压力试验机生产公司哪家好

济南弹簧试验机采购厂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