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思盛大仪器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恒思盛大仪器
热门搜索:

猫眼娱乐IPO遇冷电影票务平台的2019年不会平静

发布时间:2020-04-14 15:48:43阅读:来源:恒思盛大仪器

原标题:猫眼娱乐IPO遇冷,电影票务平台的2019年不会平静

文丨指月

2019年2月4日在港交所上市,今年的除夕夜对猫眼娱乐来说无疑是个大日子。

从2018年9月披露招股书,大半年前就传言已久的IPO上市即将实现。5名基石投资者分别是IMAX Hong Kong 、Welight Capital、Hylink Investment、小米旗下的Green Better、Prestige of the Sun等。只是从1月23日首日公开招股信息来看却有些冷清,据雅虎报道,猫眼娱乐首日融资认购金额仅750万港元,首日认购额仅为2.8%,是去年以来在港上市公司首日招股表现最差的新经济股。

这种情况出现一方面是港股市场近期新股普遍遇冷的环境影响,另一方面或许也传递出资本市场对猫眼电影的担忧,业绩亏损首当其冲。2018年前三季度,猫眼实现营业收入30.62亿元,同比增长99.6%,现场娱乐票务总交易额7.74亿元,净亏损为1.44亿元。2017年同期净亏损为1.521亿元。

国内电影在线票务市场已经形成了猫眼电影、淘票票两分天下的格局,随着票补逐渐退潮,票务市场份额已经很难产生大的变动,竞争的格局也逐渐转移到了投资、发行等电影产业链的上游。

只是这种转移对两家票务平台来说,实际节奏却并不相同。

流量入口助力票务平台成为基建,国际电影市场无先例可循

猫眼娱乐的股权结构是,光线传媒持股48.80%,美团点评持股8.56%,北京微影时代持股20.62%,腾讯旗下的投资公司持股16.27%。背后有腾讯、美团两个入口流量大佬旗下的众多App,基本保证了猫眼的用户基本盘。

相比之下,淘票票的入口显然没有那么丰富。但这同样构成了另一种现象:市场份额61.3%占据第一的猫眼电影,App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却比淘票票低了不少,相比年初还有所下滑:

来源:艾瑞数据

也就是说,猫眼电影自有App的重要程度正让步于微信等流量入口。而美团、腾讯这些流量大头却并非是猫眼电影的大股东,微信入口是猫眼微影合并时腾讯作价8.97亿元对猫眼的增资。对猫眼来说,自有App权重下降显然是个潜在风险,如果过度依赖流量入口导入,猫眼自身大股东又不是腾讯,往后这些流量入口是否还需要支付高额入口费用?

淘票票的入口运作则完全归于阿里矩阵内。劣势在于没有微信这样的社交入口,但好处是稳定且不依赖外部入口,月独立设备数一直在400万至500万左右。近期淘票票与“饿了么”达成框架合作。同意向对方提供广告资源及服务,以便在各自应用程式/平台上推广对方或各自客户品牌。在阿里88 VIP的会员矩阵中,淘票票也被纳入其中,同样助力了平台用户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猫眼娱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96亿元、13.77亿元、25.48亿元和18.9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6.6%,可见国内在线票务业务规模的增长速度之快。

众所周知,中国的电影市场仍然处于快速变化的发展阶段。相比美国的成熟市场而言,这种后进阶段反而带来了一些流程上的差异,在线票务平台本身就是这种差异的体现。在2015年时,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占比就达到了57.5%,美国则仅有20%左右。当时市场给出的理由:一是美国电影市场成熟已经很久,线下购票的观影习惯已经形成;二是美国票务平台背后没有大资本支持,没有票补的情况下线上票需要收取服务费,比线下更贵。

2017年,美国一家名为“电影通行证”的公司开启了票补争夺市场份额,还引来了AMC等院线的抵制,而在中国,在线票务早已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之一了。所以,国内电影票务平台走在行业的最前面,如何发展是没有先例可循的。

猫眼招股书中提到,中国在线票务市场的渗透率已经达到85%,猫眼研究院数据表示,电影票务平台已经成为观影前获取影片信息的第一渠道。票务本身的利润率很低,再加上票补之后,在用户层面就成为了烧钱换规模的典型中国互联网模式,最后用户规模转化成为猫眼、淘票票深度进入电影产业的基础资源。

来源:猫眼研究院

猫眼淘票票殊途同归,2019主控电影一决高下

猫眼与淘票票虽然共同占有了超过90%的在线票务市场,内在发展却是有显著差异的。

2019年开端,淘票票背后的阿里影业已然步入发展的新阶段。这要追溯到2018年11月阿里影业启动的“锦橙合制计划”——计划在未来5年四大档期中,将以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身份,推出多部优质合制电影。

随后,阿里影业先是战略投资韩寒的亭东影业,将在电影合作投资制作、宣发、衍生品、艺人经纪等方面开展长期合作;1月23日,华谊兄弟又宣布与阿里影业达成一系列合作,阿里影业为华谊兄弟提供7亿元人民币借款,以解决后者燃眉之急。

先后与两家电影制作公司达成合作,显然是阿里影业大举进军电影产业链上游的信息。而“锦橙合制计划”主投、主控或主宣发的既定目标,与阿里影业的主要平台淘票票在电影投资发行领域的定位明显出现了变化。从2018年参与电影出品、发行、联合发行的公司排行来看,此前淘票票与猫眼电影各自定位全然不同:

来源:猫眼专业版

猫眼电影出品票房排在第二、发行票房位列第三,如果考虑到分列一二位的中影、华影的特殊地位,猫眼电影的成绩显然更加突出了。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从2018年猫眼电影参与主出品、主发行的票房成绩单来看,既有《一出好戏》《后来的我们》这样超出预期的意外之喜,也有《李茶的姑妈》《邪不压正》的期望落空。《捉妖记2》春节档高开低走,至于两大爆款黑马《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猫眼电影则是联合出品和联合发行方之一。

2019年春节档,猫眼电影出品和联合出品的电影有《新喜剧之王》《飞驰人生》《熊出没·原始时代》《廉政风云》,覆盖率也很高。

2018年,淘票票成立一站式电影宣发平台“灯塔”,李捷提出的口号是“不做入口要做平台”。2018年淘票票全力耕耘联合发行,参与电影高达23部,总票房达到177.97亿元之多。

不难看出两者之间的区别。猫眼早早就以主控发行出品的角色出现在市场中,淘票票2018年参与众多电影项目的联合发行,总票房虽高,但不会产生很高的利润,更多是在打基础,而阿里影业“锦橙合制计划”的进展则表明,2019年整个阿里影业也终将不满足于平台和宣发工具。

猫眼的优势在于大股东光线传媒在电影制作领域的经验积累,以及与欢喜传媒、开心麻花、安乐影业、新丽传媒达成的合作,使其早早地深度介入电影主出品宣发市场。如今,淘票票在把平台做成之后,也要与制作公司们深度绑定,做电影项目的掌舵者了。

主控投资发行意味着高风险高收益,到最后,互联网影业们的故事还是集中到实际电影项目成绩之上了。

穿越火线辅助下载

穿越火线辅助工具

cf外挂网站